微博秀UID
向海清

向海清光绪帝违心立后-大众文摘杂志社

向海清光绪帝违心立后-大众文摘杂志社

向海清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告读者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你们好!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让我们有信心继续编好《大众文摘》。
由于受互联网的影响,纸质媒体经营越来越难,全国很多地方报刊零售点都在不停减少,为了不影响大家正常阅读,建议大家尽快到自己家附近的邮局去订阅明年的杂志,邮发代号52-209。
另因纸张及物流成本的增加,明年零售价涨至每期5元,但明年的订阅价格不涨,依旧是每期4元。
再次感谢大家!
去当地邮局或拨打11185进行订阅。
读者咨询:17788397534

光绪帝
01
光绪十四年七月二十七日 (1888年9月3日),朝廷发布懿旨:“皇帝大婚典礼,定于光绪十五年正月二十七日举行。”但那时候秀女还没选,皇后会是谁?这是朝野内外许多人关注的问题。
到了九月,宫中最大的事情就是选秀了。选秀每三年举行一次,只从八旗年龄13岁至16岁的健康女子中选,选中者“或备内廷主位,或为皇子、皇孙拴婚,或为亲、郡王及亲、郡王之子指婚”。这次是为光绪皇帝选后,朝廷自然更加重视。符合条件的六十余名秀女,在九月初陆续赶到京城。初选前一天,日落时按既定顺序乘骡车出发,入夜时分进入地安门,停在紫禁城神武门外,等宫门开启后,她们按次序下车跟随宫中太监进入顺贞门,宫中选秀才算正式开始。经过一选再选,最后只留下了五名,将由皇帝亲自从这五人中选定皇后和妃嫔。
这五个人的基本情况记录在黄云纹花绫面、大红纸内心的秀女名册上,墨笔楷书秀女归属佐领、旗籍、生辰、年岁、姓氏,还注有曾祖父、祖父、父亲三代的官衔以及与皇族的关系。
第一名秀女,镶黄旗,满洲,副都统桂祥之女,二十一岁。嵩昆佐领。叶赫那拉氏。原任郎中景瑞之曾孙女、原任道员惠征之孙女、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胞弟之女。
 
第二名秀女,镶红旗,满洲。巡抚德馨之女,十八岁。富森布佐领。富察氏。
第三名秀女,镶红旗,满洲。巡抚德馨之女,十七岁。富森布佐领。富察氏。
第四名秀女,镶红旗,满洲。原侍郎长叙之女、原主事萨郎阿之曾孙女、原任总督裕泰之孙女。十五岁。惠昆佐领。他他拉氏。
第五名秀女,镶红旗,满洲。原任侍郎长叙之女。原任主事萨郎阿之曾孙女、原任总督裕泰之孙女。十三岁。惠昆佐领。他他拉氏。

02
醇亲王一直在关注宫中的选秀,等到这五人名单确定下来,他已经明白慈禧心中的皇后人选,那就是她的胞弟副都统桂祥的女儿,小名叫二妞。秀女的年龄是13到16岁为宜,再大也很少超过18岁,而二妞年已二十有一,而能过五关斩六将,而且排名第一,不是再明显不过了吗?醇亲王深为自己的儿子摇头,因为这个未来的皇后,实在难如人意。
首先,这个二妞的模样实在不受看,连中等也算不上,个头虽高,但含胸驼背,继承了她母亲蒙古人的麦黄皮肤,稀疏的眉毛有些发黄,眼睛很大很圆,瞳孔里有一道黄圈圈,薄嘴唇,大嘴角,颧骨又高,天庭则又鼓又亮。这倒也罢了,最让醇亲王不满意的,就是芳嘉园的家教实在差得太远。
芳嘉园胡同在朝阳门城墙根下,慈禧的胞弟桂祥的承恩公府邸就在那里,所以说到慈禧的娘家,都以芳嘉园代指。芳嘉园家教不好,一则是承恩公桂祥太窝囊,天天除了抽鸦片,没有任何正经事情好干,他倒是有机会见到高官显贵,但他所能谈的只有大烟泡、养鸽子和斗蟋蟀。芳嘉园当家的是桂祥的霸道福晋,她的霸道和缺乏家教由一件事可知:
道光皇帝的亲孙子载澍,由慈禧指婚,娶了芳嘉园的三妞,结婚后夫妻两个经常吵嘴,载澍口无遮拦,闺房拌嘴说气话,褒贬三妞娘家,又对指婚人露出不满。三妞回家学舌,桂祥福晋挽起衣袖到孚郡王府兴师问罪。
孚郡王短寿,已于十几年前去世,当家的是郡王福晋。她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此好言相劝道:“小夫妻吵嘴是常有的事。俗话说床头吵嘴床尾和,咱们当老人的只有从旁相劝,实在没必要分出个是非来,也没法分出是非。总之,只劝和不拱火就成了。”
可是桂祥福晋是怀着为女儿出气的目的前来,见孚郡王福晋没有责备自己儿子的意思,就道:“好,你不管,我管。”她跑进宫去,向慈禧添油加醋告了一状。慈禧勃然大怒,请出宗正及所有的王爷出来议罪,慈禧坚持以大不敬处死,亏得众王爷求情,才改为褫职夺府,并杖责一百,发往宗人府圈禁。
本来内务府杖责有一套办法,只是做足杖责的样子,一五一十地唱数,人基本无甚大碍。但桂祥福晋却亲自监刑,说如果要是行刑捣鬼,她就再次禀报太后。结果行刑的人不敢耍花样,只好一五一十地打,几乎把载澍打死,然后被投入宗人府圈禁起来。桂祥福晋气也出了,但女儿从此守活寡,何苦来哉?
03
芳嘉园家教如此,如何能够教出淑德贤惠的女儿来?慈禧执意要以二妞为后,将来帝后难洽,可想而知。
慈禧最信任的荣寿公主当然也看出她的立后意图。荣寿公主是恭亲王奕訢的女儿,宫中都称“大格格”。当年为了酬谢恭亲王辅佐垂帘的功绩,慈禧把她接进宫去,封为固伦荣寿公主。向来只有皇上的亲生女儿才封固伦公主,王府格格只能封和硕公主。恭亲王代女儿辞而不受,两宫只好封她为和硕荣寿公主。但恭亲王被罢黜后,荣寿公主反而更受信任,重新封为固伦公主。
荣寿公主当年由慈禧指婚给额驸景寿的儿子志端(荣寿公主的姑家表哥)为福晋,谁料志端短寿,结婚未育子嗣就一命归西。荣寿公主从此入宫,一直陪伴慈禧。太后视她为心腹,觉得荣寿公主说话办事不偏不倚,没有被人利用的嫌疑。
荣寿公主心里明镜似的,太后是要把自己的侄女立为皇后,但皇上肯定不喜欢这位表姐。而最终的结果她也能预见得到,十有八九皇上会被迫接受慈禧的选择。既然这一点没法改变,何不让事情更顺利一些,对太后皇上都好呢?所以她问道:“皇额娘,立后是件大事,皇上弟弟还年轻,您有没有什么需要提醒他一下?”慈禧摇头道:“我抚养了他十几年,他应当明白我的一片苦心,我看没什么需要提醒的,皇帝应该长大了。”
钦天监选定的立后吉日是十月初五,吉时则是寅时,也就是早晨四点钟。李莲英来提醒道:“老佛爷,吉时快到了,您该起驾了。”
“大妞,告诉他们,走。”慈禧说的这个“他们”,包括皇上,还有内务府大臣福锟的福晋,领侍卫大臣荣禄的福晋。
慈禧在前,光绪帝紧跟,然后是荣寿公主,再后是福锟福晋、荣禄福晋。慈禧身边则是斜着身子,一会儿看前面,一会儿看脚下的李莲英,他嘴里不断说道:“老佛爷,您走好,不急,您到的时候,保准是吉时。”
04
选后的地点是体和殿。
此时殿内设了御座,御座荫设御案,除御座铺的是黄缎外,其余全是披红,手臂粗的蜡烛也是大红的,殿内的几盆炭火。此时也发出红红的火光,整个大殿内被喜气洋洋的红色笼罩着。
体和殿前后开门,中间一间其实就是贯通南北两宫的过道。慈禧一行从后门进了大殿,在御座上坐下,几座西洋钟几乎同时敲起,都是四下,恰是选定的吉时“寅时”。
慈禧吩咐道:“把东西摆上来。”两个太监各抱一只锦盒上来,李莲英把里面的东西摆到御案上。一件是莲花柄首玉如意,这是选后的信物,皇帝交给谁,谁就是统摄六宫的皇后;然后是两对红缎上绣交颈鸳鸯的鲜艳荷包。按大清会典,与如意一样,一般荷包也只有一只,皇帝交给谁,谁便会被封皇贵妃或妃,从来没有四只的时候。最直接的推测,是太后想把这五个秀女都留下。
看李莲英摆好了,慈禧又吩咐:“让她们进来吧。”李莲英到殿门前喊道: “福大人,太后口谕,让她们进来。”已经恭候在体和殿廊下的内务府大臣福锟“喳”了一声,冲着西边的小房子拍三下巴掌,五个秀女各有两个内务府的嬷嬷陪着,再一次整理衣冠,也再一次被嘱咐:“沉住气,不要慌,回话的时候一定要响亮干脆,声音又别太大。”五个秀女由桂祥的女儿叶赫那拉氏打头,然后是江西巡抚德馨的两个女儿富察氏,最后是侍郎长叙的两个女儿他他拉氏。福锟领她们进殿后退到一边,五个人从左往右排为一行。
 
慈禧拿起御案上的如意道:“皇帝,这下面的五个人选谁做皇后,你自己裁决,选中谁,就把如意交给谁。”光绪帝推辞道:“这是大事,请亲爸爸做主,皇儿不敢自主。”
“皇后必是你如意的,应当你自己来选。”
光绪帝接过如意,向五名秀女走过去,他走到慈禧侄女也就是他的表姐面前,大家都以为如意必是非她莫属,没想到皇上稍做犹豫后,一侧身子将如意递向江西巡抚德馨的大女儿。就在德馨的女儿就要伸手的那一刻,慈禧用力咳嗽一声,严厉地叫了一声“皇帝”。光绪帝被吓了一跳,回头看“亲爸爸”。烛光摇曳里,“亲爸爸”的脸色异常难看,右嘴角向下挂,而左侧的眉毛微微上扬,这是她震怒的表情。她向自己侄女方向努努嘴,光绪帝稍做犹豫,把递出的如意收回,把头扭到一边,递给含腰驼背的叶赫那拉氏。叶赫那拉氏跪下去,举起双手接过如意道:“妾叶赫那拉氏谢恩。” 光绪帝仿佛眼里没这个人,转回身回到原来的地方,一句话也不说。叶赫那拉氏只好自己站起来。
慈禧看在眼里,知道皇上心仪的是德馨的两个女儿。这对姐妹的确称得上是国色天香,如果入宫,将来后宫宠爱集一身,自己的侄女必被冷落。慈禧对这两姐妹立即从心底厌恶,把两人的绿头签丢到一边,这就是所谓的“摞牌子”,淘汰了。干脆剩下的也不用皇帝选了,她拿起一对荷包道:“大格格,把这对荷包给侍郎长叙的女儿。”荣寿公主拿着一对荷包,递给长叙的两个女儿。大的15岁,小的只有13岁。但大的反而没有小的反应快,两个人跪下接过荷包,小的先道:“给太后、皇上谢恩。”大的这才也跟着说一遍。站起来后,小的又道:“给大公主谢恩。”她甜甜地一笑,圆脸上两个酒窝非常迷人。
 
“回宫。”慈禧谁也不看,就起身离开了。荣寿公主扶她离开御座,光绪帝不声不响跟在后面。回到储秀宫,慈禧冷淡地对光绪帝道:“你跪安吧!”(摘自《李鸿章》 文/张鸿福)
刊小容天下,纸薄纳古今
求关注~
阅读历史,感悟生活
长按扫码即可关注
新刊推荐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向海清《向海清光绪帝违心立后-大众文摘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