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秀UID
向海清

向海清傍晚了,天又下雪-未来是一场大雨

向海清傍晚了,天又下雪-未来是一场大雨

向海清
傍晚了,天又下雪
1
傍晚了,天又下雪
你又下雪。白
掩埋起石头和树根,你的世界
在慢慢生长,雪升高几寸
你的头就接近天空几分
温度和黑暗,山顶和西风都盖在了白雪下面,
世界好像躲进了一只羊的秋毛里。
只有你不断地走在新下的雪上,
像唯一的人,两排新拓的脚印擦去又重生
2
一点红炉火,抵消不了
这个夜晚的雪意
大地在升高,那个有趣的友人
在千里之外钓雪
一万年,雪落瞒了头顶
他依然静静地坐着。
3
雪还在下,像是一场天才的安排
这是温和的示警
它的意义里
再没有反动和风暴
再没有水流和地震
无限的白在地上吃更远更黑的事物
如此完美的近乎神的杰作
轻易地将一切诞生又归零
鹿又在雪地里跳跃,唇上有出血的新鲜
腊八诗
天上的纸片在昨夜开始投递
大地全白了
甚至是在一瞬间,而不是整整一个世纪
山中的石头,房屋,水全白了
风停在墙角咳嗽,杨柳青黑的枝条吹落
经过的每一滴风
老态龙钟的狗,公羊
在舔地上青春的盐
白天的路灯比夜晚更亮,黑的地方更黑
同样的日子被展开,像一本掉了书页
的现实主义,封皮上堆满不再神秘的口信
树上的瘦鸟在动,它们还不知道冷
就快要开始了,生活就要在黎明中醒来
有人会从东走到西,有人会悲伤一会儿
有人会拎起两个吊桶挑一担水
更多的人会喝一碗腊八粥
再把一年的事给白雪说说
婴儿
一瞬间,我看到他
长出了手和脚,脑袋,头发
和所有身为人的一切
他还在长夜里抓,我的意思是
他在抓我,用他细小的握力
抓他眼中的世界
如此粉色的皮肤
如此天使
浑身散发着乳香
像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真理
蝴蝶和小鸟飞过花边
在所有可能中,我虚构着他的样子
无论多么离奇都不会过分

眼波才动被人猜
花鸟闲知
春情难猜
这宜春的酒事,心事
按到了白雪底下,更
怕猜,是她心底绽开一朵红梅
在雪的雪里,最难知
0度以下,江北江南的杏儿
寄言蜂蝶漫疑猜,更往事休猜
这次第也,尚阴晴莫准
怕匆匆易变,像等闲的云儿,水儿
站在他的立场上看你丛书
口中一尾鱼
活鱼?死鱼
但你要知道不是你在嚼它
而是,它在嚼你
你的牙齿,舌头,以及
高悬的嗓子都被它坚硬的嘴死死噙着
你不敢松懈,是的
你不敢松懈这完美如匕首的刺
蹊跷
瓦片的枕头
斜倚着木香
一点火通神
三炷香明灭着天上的仪式
这霉运的日子
雨停在雨里
满天的蹊跷
看着你
清水点头
中国秃头
那个叼烟的,那个矬子
那个傻笑的,那个驼背
那个看书的,那个眼镜
那个阔论的,那个臭虫
那个装逼的,那个坏人
请摘下你们显性的假发
请亮出你们隐形的秃头
大汗淋漓不由得
你全身诚实,左右诚实
那个河南的光头不中,
他鸭蛋的秃顶
频频向邻座的年轻女士微露醉意
在平顶山上车时就已通红。
那个上海的秃头隐身于
老牌的资本主义
在百乐门一腔鸟语,在这里亦是如此
好像整个的鸟窝都被他搬进了嘴里
黄莺,百灵,还有讨厌的老鸦,鹌鹑
叫个不停
那个江苏的秃头
好像昆曲中走出的小生
唇红齿白。
我猜他是天阉之人
否则不会有这样优雅的身段
他的酒事,性事又软语商量不定
每一个词根都发散着雌性激素
像煮烂的面条在锅中剧烈地翻滚
那个西北的秃头
那个我可以叫baba,
但叫了他一声师傅的秃头
静静地坐着,
他可能从我不标准的标准口语中
听到了他母语的某些发音
鄙夷了一下
回头,重又锁在齐眉的愁中。
那个山西的秃头
那个四川的秃头
一起打牌
山西人斗大的商业脑袋成功换走了四川人的一张好牌
四川人骂山西人龟儿子
并不止一次地表示要日他姥姥
如此琐事就在今天的小小车室发生
在今天大半的中国也在发生
其实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是秃头
这是我们存在的标志
就是这样
我们可以凭这个独一无二的球体
找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和你
有相同性状的人
然后做朋友
牧羊人札记(组诗)
问题
今后每天我要问自己一个问题
诸如今天喝的那泉水甜不甜,
茶苦不苦。那一朵像马的云
会不会和那一朵像狗的云碰头,
那石上站着的鸟会不会
这一生都不会第二次站在那里。
所有这些问题我都没有答案
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
仅仅多于一寸照片的幅度。
每天在云下转悠
像过路的风,
太阳匆匆,行人匆匆。
我从没比一颗马粪
或一朵狗尿苔更贴近世界
更懂得大地的呼吸。
背囊
远远的山坡上,我的背囊
像一头小羊,在静静地吃草
精灵的羊群——纯白的积雪
——盐一样一粒一粒撒在山中
太阳金黄的脚步走过我的头顶
云端的神看着人间的一切
风中流淌着小小河流的声音
神的芦笛在吹,大地的身子在动
土层中油性的皮肤闪亮
就要渗出一个明亮的夜晚了,
就要渗出一个明亮的夜晚了。
一头肥胖的公羊在追逐一头小羊,
月亮在白昼和黄昏的交合中到来。
灵魂的羞怯应和着土层的汗液,
使我第一次脸带酡红地看着她从南山上走来,
小髻松软,阳光明媚。
白云寺
又一次看见寺中的僧人。
他们在瓦蓝的天上
睡觉,吃茶,讲经。
这是我放牧的第五个年头,
山青了五次,头发剃了七刀。
我记得他们去年新换了主持,
红白的唇口,风一样的身子。
他还在寺中喂养鹦鹉
叫它们说话,参禅,打钟。
轻轻白云改换着他们的故事,
我每天只读一种。我的羊
偶尔也会误入他们的经卷
但我从来不会去追赶,
我知道当我走上山时一切都会变了。
大雾
在大雾中赶着羊,像赶着一群石头
我就是那个牧养石头的人
(偶尔也养养云彩)
我在山腰行走,但好像山在我腰上行走
我喊话,对面的山上
就会传来神同样的回答
他的意思是不要,不要
世间所有的问题都要问自己
我现在在大雾中行走
雾摇着身子像一月大的羊羔
舔我交错的步伐
我感到雾中的世界就是神话的样子
盘古大神漂亮的斧头就在我的手边
我尽量在此刻打响每一鞭的寂寞
因为对面的山上我的祖先在看我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向海清《向海清傍晚了,天又下雪-未来是一场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