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秀UID
向海清

向海清儿童节特刊-《飘》——《少年文艺》“板桥杯”全国少儿童话大赛二等奖作品-口袋虫

向海清儿童节特刊/《飘》——《少年文艺》“板桥杯”全国少儿童话大赛二等奖作品-口袋虫

向海清
导语
祝所有关注口袋虫的大朋友、小朋友六一快乐。
今天特别推荐,荣获《少年文艺》举办“板桥杯”全国少儿童话大赛获奖作品《飘》。本届大赛根据《少年文艺》2017年第五期封面图画,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创作童话。要求新颖生动,故事完整,但最大的难度是字数有严格限制,不得超过800字。
这个赛事由创刊于1953年的《少年文艺》举办,作为中国最知名的儿童文学刊物,曾经影响了几代中国少年儿童。得知大赛消息后,孩子们都兴趣高涨,为此,我们提前一个月针对童话写作进行训练和辅导,孩子们认真创作,择优选出20几篇佳作报送组委会,最终,口袋虫高段班学员刘牧歌的作品《飘》获得大奖。


刘牧歌 绍兴市塔山中心小学六年(7)班
穿过绿草如茵的草地,绕过古老的树林。就会看到那所破旧的孤儿院。
孤儿院的孩子,整天生活在狭小的空间里。有些身体健康的孩子,会被外面的人领养,有的甚至漂洋过海,去了异国他乡。
剩下的孩子中,有三个女孩最为不幸,她们仿佛被人遗忘了似的,好运气从来不曾青睐她们。安妮双目失明,她没见过蓝色的天空,也不知道夏日的黄昏有多美丽;玛丽生下来就又聋又哑,不曾听过清晨的鸟儿如流苏般的叫声,也没有听过细雨缠绵的倾诉;三三得了软骨症,她一直坐在轮椅上,尽管她是那么渴望在田野里自由的奔跑。
孤儿院里的生活枯燥乏味,唯一能使三个孩子感到愉悦的,便是天气晴好的时候,她们会结伴来到院子里,坐在一棵高大繁茂的梧桐下,晒晒太阳,顺便做祷告。每当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就会飞来一群鸽子。它们落在院子里,悠闲地踱着步子,偶尔也会落在女孩们的身上,每天三个女孩都会给鸽子准备一些食物,有时是一块面包,有时是一把玉米粒。这些鸽子是她们最好的好朋友。有时,三个女孩会和这些沉默的朋友聊聊天:
“鸽子啊鸽子,你们知道我的妈妈在哪儿吗?”
“鸽子啊鸽子,如果你见到我的妈妈,请帮我捎去一句话吧,我真的很想她-------”
------ --- ---
这些话,只深深在埋在女孩们的心里,从来不曾向人提起。
有一天,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三个女孩刚刚做完祷告,这群鸽子又飞来了,不过,这一次,它们居然给女孩们带来一件礼物,是几只鸽子费了好大劲儿叼来的。
这件礼物就像被施了魔法,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三三的腿上。三三不由得惊叫起来:“是给我们的礼物啊。”
“真的吗,” 安妮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什么礼物啊?”
“是一本书啊。”
那是一本看上去很古老的书,封面是牛皮的,却没有书名。玛丽用手摸了摸,她感觉就像抚摸鸽子的羽毛一样,柔软而温暖。
“快翻开来看看,上面写什么?”安妮和玛丽已经迫不及待了。
三三翻开那本书,惊讶地发现,那么厚的一本书,竟只有一页,上面没有字,只有一幅画:一列银色的火车,驰骋在一片苍郁迷蒙的森林之中。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散发着玫瑰花香的光束,投射下来,刹那间,周围白茫茫的一片-------突然,书消失了,孤儿院也不见了,三三发现自己正坐在火车的座位上,耳边响起隆隆的火车声。
玛丽最先缓过神来,她不由得惊叫起来:“我听见了,这是雷声吗?”
“不,是火车,我们在火车上。”三三大声地叫了起来。接着,发生地事,更加令她吃惊不已,她不知不觉地竟站了起来。她不知所措,紧紧地用手抓着了自己的腿。
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安妮竟呆呆地看着自己好玛丽,眼睛里闪动着激动的泪光。
“我们再也不是残疾人了。”玛丽大声地说。安娜笑了。
“我们是在做梦吗?”三三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切。
三个孩子走出了车厢,爬上了车顶。玛丽听着耳边山风的细语,如同流苏一般清脆的鸟鸣。安妮如醉如痴地看着身边苍苍郁郁的森林,久久地盯着头顶湛蓝的天空上那朵洁白的浮云。三三是最快乐的,她像只小松鼠一样,快活地迎着风,在车顶跑来跑去,全然不顾那样会是多么的危险,她自由地笑着,笑声随着风,一路飘向远方。
女孩们的老朋友飞来了,洁白如雪的鸽子,围绕在她们的身边,轻盈地扇动着翅膀,瞬间,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五彩的,阳光是桃红色的,带着丝丝甜意,清风徐来,送来蓝色桔梗花的芬芳,眼前的这片苍翠的森林,仿佛是一片有生命的海洋,抑扬顿挫地涌动着,日光在每一片树叶上跳跃,锃亮的银子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不知什么时候,火车停了。女孩们走下火车,走过一处山丘,一片无边无际的湖水,豁然出现在眼前的,那湖面平静得如一大块湛蓝湛蓝的明镜,在阳光的照映下,闪着如梦似幻的光,几只洁白的天鹅,在湖中悠闲地游着,如一幅油画,美不胜收。
三个女孩久久地站在湖边,呆呆地望着水面,眼前的一幕,曾经多少次,出现在她们的梦中。是的。就是在梦中。她们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亲切而温暖的呼唤。波光粼粼的远方,忽然,升腾起一团雾气,接着,一个洁白而朦胧的身影浮现出来。那是妈妈。三个女孩不约而同地低声呼喊起来:“妈-----妈-------”
这时,一阵微风拂过,天空竟飘落起迷蒙的雨来,湖面泛起了层层涟漪,不知打破这平静如镜湖水的,是雨,还是泪。
后来,有人发现,孤儿院荒废了,野草四处疯长,覆盖了庭院,只有一本破旧的牛皮封面的书,还孤零零地躺在那棵高大茂盛的梧桐树下的石凳上,只是,再也没有人翻开它。
(该作品荣获2018年《少年文艺》第二届“板桥杯”全国少儿童话二等奖)

小作者谈《飘》创作心得
问:首先恭喜刘牧歌获得板桥杯少儿童话大赛二等奖,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当时是怎么创作这个作品的么?
答:当我拿到这个题目时,我并没有想里面的场景,而是先想到了电影《阿甘正传》里,开头那片羽毛飘落时的样子,我觉得这羽毛飘落的场景,好像跟《少年文艺》里出的题目有一定的关联,所以,我觉得可以用《阿甘正传》中画面的感觉来写这篇作文。
问:那你是怎么构思出这个故事的呢
答:因为《少年文艺》的封面上是三个小女孩,坐在一辆列车上,但因为我们要编的童话只是其中一个情节罢了,所以我们要联想她们三个人为什么要坐在列车上,她们来之前是什么样的,每个人的性格又是怎么样的,这辆列车将要开往什么地方,这些都要纳入考虑范围,更重要的是文章的结尾,你要表达的是什么。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它就像这列火车,开向幸福的终点站。在我的题目中也有一点透露,她们三个人就像三片鸽子羽毛一样,飘向我所说的幸福的终点站,不管她们最后是否真的得到了幸福,还是没有得到幸福,但她们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经历很多成长,这应该是整个文章的立意。
问:前后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构思花了多少时间?
答:这次大概花了一个星期左右吧。我首先想好大致要写什么,然后列出提纲,比如开头,中间的叙事,还有最后的结尾,然后就是要在里面添加很多的细节,添加人物,设计好每个人物的性格,还要确定自己的笔调,这些都很重要。

口袋虫
细品慢评
口袋虫慢评细品:
童话讲述了孤儿院里面的三个残疾小女孩,得到一群鸽子的帮助,登上一列火车,三个小女孩最大的心愿是寻找魂牵梦绕的妈妈。
主题:爱的寻找
文章情感丰富。这篇童话短小精炼,饱含着爱的渴望,这渴望便是童话的第一种情感来源。首先是三个主人公对于生命的渴望,三个女孩一个双目失明,她对于世界的认知缺少视觉,一个又聋又哑,对世界的认知缺少听觉的和语言表达,第三个患了软骨病缺乏运动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她们会具有更强的情感需求——对于母爱的渴望。第二种情感来源于生命本能。在如此强烈的需求下,鸽子带来了魔法,一本书,打开了现实与梦境的界限之门,从而叙事呈现出瑰丽的童话诗意色彩,这种满足无论是对于主人公的情感表达还是对于读者的心理需求满足,都有重要的作用。
风格:诗意的梦境
以情感和语言代替曲折的故事情节。在这篇童话中,没有很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它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宣泄。三个女孩最初的情感是不幸的,在孤儿院,没有亲人,唯一的乐趣便是天空中的鸽子,后来她们向鸽子祈祷,她们情感中带上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母亲,渴望自由,由祈祷再转向惊奇诧异,这诧异来自鸽子带给她们的神奇礼物,最后陷入喜悦,她们获得了健康,也找到了妈妈。
描写生动,极具特色,如:玛丽用手摸了摸,她感觉就像抚摸鸽子的羽毛一样,柔软而温暖。以羽毛比喻书本,其中的温暖和柔软更多是来自于小女孩对书本的喜欢和珍惜,把情感珍藏起来,却又无处不在。
童话:孩子心中的世界
结尾处,故事留有悬念和想象空间,给读者无限遐思。

Welcome
口袋虫书房
主动联系:
7:00~22:00
周一至周五
7:00~23:00
周六、周日

感谢您关注我
口袋虫
给孩子最优质的写作教育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向海清《向海清儿童节特刊-《飘》——《少年文艺》“板桥杯”全国少儿童话大赛二等奖作品-口袋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