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秀UID
向海清

向海清偷吃也是个技术活儿-子之历史

向海清偷吃也是个技术活儿-子之历史

向海清前文书说到,悟空正在园中睡觉,撞见王母娘娘座下七衣仙女进来摘蟠桃,得知了蟠桃盛会的消息。岂知一问之下才知道,蟠桃会上有着严密的神仙等级体系,上至三清四御五老,下至河汉地府散仙,竟然没有自己一席之地,不禁勃然大怒,用定身法定住了七仙女,自己要去蟠桃会大闹一番才罢。
话说悟空见自己不在蟠桃盛宴之邀,只觉屈辱难当,一时忿怒便定住了七仙女,要来找王母理论一番。正寻思该当如何出这口恶气时,忽听几声鹤鸣,声震九霄,转头看去,见东边一派瑞霭祥云远远而来,知道必有大仙经过,便压缓了云头,定睛望去,原来是赤脚大仙驾着祥云,手里拿着千叶分层的灵芝,腰间悬着无生无灭的宝录,乐悠悠、笑呵呵而来。

悟空见赤脚大仙的去路和自己一般,料到他必是接到请柬,去瑶池赴蟠桃盛宴,便知七仙女是在哄骗自己,今年的盛会没他齐天大圣之席。恼恨间忽生一计,怒气顿消,便笑吟吟地迎了上去,拱手叫道:“老道哪里去?可巧在此邂逅,和兄弟去吃杯酒如何?”
赤脚大仙本是人类修行成仙,于东海紫霞洞修炼,得道以来云游天下,降妖除魔,善举无数,人间各处奉香火祭拜。因他天生异象,足硬如铁,脚功极是厉害,降妖除魔时往往一脚踢去,妖魔便肠穿肚烂,一命呜呼。妖魔但见大仙赤足而来,皆远遁匿迹,不敢为害,故民间尊其为赤脚大仙。后来赤脚大仙道行更深,玉帝遂授他做了海岳神仙,长居东海海岛,受东岳大帝所辖,地位甚尊,是历次蟠桃盛会必邀之客。
赤脚大仙是个有禄无职的散仙,一向逍遥洒脱,待人和气,悟空未管蟠桃园时,是东海常客,时常和他一起品茶吃酒,故而相熟。今见悟空迎面而来,赤脚大仙忙笑呵呵地拱手答礼道:“大圣多日不见,更加神清气朗了!只是今天不得其便,蒙王母娘娘见招,要去瑶池参加蟠桃盛宴。改日再请大圣到我那里小酌几杯吧!”说着便要继续前行。
悟空忙唤住赤脚大仙:“老兄且慢!我自然知道你是要往瑶池赴宴,故而特来迎候。”
大仙愕然道:“这是为何?”
悟空笑道:“老兄有所不知,今年蟠桃会的规矩略有不同,王母有命,要全部人等都要先去玉帝的通明殿行礼谢恩,然后才去瑶台赴宴吃酒。因兄弟我的筋斗云快,娘娘特命我往来五路,通知各位宾客。”
赤脚大仙是个实诚人,更兼悟空主管蟠桃园,只道他是王母的心腹之人,自然消息灵通,对其所言深信不疑,便举手答谢道:“多谢大圣前来通报!只是为何今年要我们先去通明殿演礼?往年也只是在瑶池演礼谢恩罢了。没奈何,既是玉帝有旨,想来必有深意,我这就去了。”说着便拨转祥云,径往通明殿去了。
悟空见赤脚大仙中计走了,得意之极,望着他的背影暗暗笑道:“大脚老兄,你吃了多年蟠桃宴,今天就让老孙代你去吃一顿吧!你是得道的大仙,少吃一次蟠桃想来也死不了。”当即念动咒语,使了个变身法,摇身一变,就变作了赤脚大仙的模样,又拔了两根毫毛,一根变作千叶紫灵芝拿在手上,一根变作宝录挂在腰间。想想觉得不妥,猴毛变的紫灵芝太容易穿帮,就改作一把蒲扇拿在手中,学着赤脚大仙的姿态,摇摇摆摆地驾云而去。
不多时便到了瑶池宝阁,悟空终究心里有鬼,不敢擅入,就按住云头张望了一会儿,见没甚动静,这才轻轻移步走入里面。
悟空从前四处游玩时,也曾路径瑶池,只是未蒙召唤从未进过宝阁,只听说宝阁内金碧辉煌,只有大型盛会时王母才会在此待客,于是就怀了一点惊喜,左顾右盼细细地看。只见瑶台宝阁已然装潢得富丽堂皇,地板和台阶上铺着锦绣绒毯,雕梁和画栋上悬着七彩吉祥结;主位上首摆了香案,上面陈设着南洋紫檀木的香炉,燃着南海沉底的琼香,幽香沁脾,瑞霭缤纷。
悟空本是个品味上不甚追求的人,但置身氤氲之间,也不由悠然神往,暗自责备自己怎么从没想到这些,若在大圣府或水帘洞也如此铺陈一下,岂不妙极?

略定了定神,悟空向上下左右扫视了一圈,只见宝阁上空隐见龙飞凤舞,想是昭显龙凤呈祥之意;宝阁廊下双排阆苑仙葩,金花玉萼芳影浮沉。悟空看一回,心里暗赞一回,一时只恨自己在灵台方寸山时用功不足,祖师书房中原有许多介绍花卉之书,若当时略略用功,又岂会对眼前佳卉不识一株?
念及此处,悟空不免有点气馁,便不看花草,又把眼睛挪到中间,却见桌椅屏风,一应待客之物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齐备。只见桌是五彩描金的桌,桌中间摆着千花碧玉的小盆栽;座是八宝紫霓的坐墩,墩上镶着明珠美玉的图案;九凤丹霞的屏风,隔开上中下三席。
悟空素来不喜严守上下尊卑之礼,但见瑶台宝阁做得如此精致,想想玉帝君临万方,无规矩怎成方圆,倒也自有几分领悟。正自胡思乱想,只见侍者已经开始端上肴馔,络绎不绝。悟空精神大振,凝神看去,只见龙肝凤髓、熊掌猩唇、百味珍馐、异果珍蔬一道道陆续摆上席面。
不多时菜肴已经上齐,可此时赴宴的宾客一个都还没到,悟空口水直流,心中暗骂玉帝、王母偏有这般繁文缛节,定要宾客齐集演礼才能开席,否则他此时便可趁乱入席,混入宴席大吃一顿了。
正在胡思乱想,猛然闻到一阵酒香扑鼻,忙转头看去,只见右手厢房的长廊下,一群仙吏正在酿酒。悟空在花果山一向吃的都是猴儿酿的果子酒,只需将熟透的果子采摘,趸放在大石槽内,以木槌捣烂,任其发酵,月余美酒自出,或酸或甜,口感清爽,却从未见过蒸酿的美酒,不由大感兴味,凝神细看。
只见这群造酒仙吏有几个黄巾力士,专管盘槽;又有几个魁伟道人,专司运水;还有五七个童子,有的在烧火,有的在洗刷酒瓮酒缸。顷刻间火烈锅沸,主酿的仙官一声令下,只见运水道人接连换水,那滚沸蒸腾的酒浆遇冷凝结,顺着力士盘好的酒槽滴沥流下,童子早用酒瓮酒缸在下面接着,不一时便瓮饱缸满,琼浆玉液、香醪佳酿就这么做好了。
悟空看着新奇,那酿好的仙酒气味醇厚,更远胜之前闻到的酒糟之香。悟空连吞了几口馋涎,只想立时扑过去好好吃他一坛,只恨那些仙吏造好了酒却不立时就去,只在那里做东做西,忙个不休。
悟空一心只要吃酒,片刻也挨不得,情急生智,突然想起一件宝物瞌睡虫——这是他早先和东天门增长天王魔礼青吃酒时,猜枚划拳迎来的彩头。这种小虫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是极小,但却有奇特之处:但凡挨身,它便顺着身体爬进人的鼻孔,左右出入之间,其人便会哈欠连天,瞌睡欲死,便是火烧水浸,也顾不得,必会沉沉睡去。
当初悟空和增长天王比拼见识,天王说出此虫,悟空爱其新奇,便和天王打赌,作弊赢了几只,刚好此刻用它弄倒这些个碍眼的仙吏,他好尽意吃酒。
悟空摸出瞌睡虫,可惜仅有几只,而眼前仙吏甚众,苦不够用。悟空也舍不得一时用尽,转念一想,就拔下几根毫毛,丢在口中嚼碎了,心里默念咒语,脑中想着瞌睡虫的模样,叫声“变”!果然变出了瞌睡虫来。悟空大喜,将虫子轻轻用仙气吹到众人脸上,那毫毛变的瞌睡虫和真虫一般,贴身便爬到众人脸上,钻进鼻孔,悟空看得真切,心中暗笑,再看这伙人顷刻间手麻脚软,站也站不住,手里家伙丢落在地也不晓得,只顾哈欠连天,眼皮沉重,转眼便呼呼睡了过去。
悟空大喜,几下纵跳就奔到廊下酒缸边,不及找瓢拿碗,伸手入缸先抄了几口酒吃,果然醇香沁脾,回味甘美,更妙者是这酒有点后劲,吃在嘴里只觉绵软好吃,吞到肚里也自温软合胃,但几口吃完,竟略觉酒意上头,晕乎乎的极是畅快。

悟空叫声“好酒”,就去宴会厅取了两个托盘,把餐桌上布好的珍馐百味,佳肴异品,拣喜欢的装了两大托盘,又拿了个酒舀子夹在腋下,三两步奔回长廊,挨着酒瓮酒缸放下托盘,用舀子舀起仙酒任意吃,就用托盘中的菜肴下酒,只顾大快朵颐,畅快淋漓,早把先前的愧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悟空酒量不甚大,吃喝了一会儿,只觉眼花脚软,便有了酩酊醉意。幸而悟空还未全醉,陡然想起自己是在做贼,若再不走,等到宾客入席,却不是当场抓获?想到此处,悟空起身便走,一时头重脚轻,只想立时回到大圣府的高床软枕上好好睡他一觉。

【作者简介】
史马广彧,加拿大BC省中文协会会员,温哥华大华笔会会员,温哥华至善中文学校教师;微信自媒体“国学微讲堂”公众平台主讲人;著有《史马老师讲国学》系列丛书,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作序。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向海清《向海清偷吃也是个技术活儿-子之历史》